我要月捐 捐赠 回顶部

对我而言这是一场圆满的自我成长 | 2018弘慧挚友夏令营

1435浏览    2018-08-08发布

459877970709063459.jpg


从一个和导师"作对"的营员,到成为一个小小的助教,再到如今的营地导师,在弘慧挚友夏令营圆满之后,李萍她自己也在潜移默化地成长了。


文|王雅田

编辑|王雅田

图片|李萍提供


看过一句很美好的话:“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这句话用在李萍身上就应该是“你让我成长,我亦为你出浅薄之力“,她是2015年弘慧挚友夏令营的营员,2017年弘慧挚友夏令营的助教,而在2018年的弘慧挚友夏令营上,她成为了导师,李萍说她的弘慧挚友夏令营之旅终于圆满了。


李萍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她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很女孩子气的一个人,私下里她更愿意我们叫她萍哥,也正是因为她的豪爽大气,她在今年的挚友夏令营课程上选择了性教育,旨在通过这个课程可以让营员们更好的了解自己,保护自己。自称课程稍有“露骨”,实则自带段子手光环的她让这一门课在众多课程中脱颖而出,并且一直欢乐多多。


问及她为何会选择再次成为弘慧挚友夏令营的导师,而不是多尝试一些角色,比如弘慧乡村训练营、长沙实践营?她笑着说喜欢善始善终,想要给自己在这一个夏令营里的身份圆满一下。


但就如她认为自己在营员时期喜欢跟导师“作对“一样,这不过是在成长过后回头来看,对有认同感并且热爱的事物所保持的以最大敬畏之心来回答的谦虚的理由



以下由李萍口述整理而来:



"作对”的营员
01


说来惭愧,作为营员的时候自己不太懂事,总是喜欢与我的导师“作对”,我的作对也不是说跟他反着干,就是那种很冷漠,对所有的人都是,他说什么我都无所谓,也不给回应,很不配合。


原因很简单,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没有现在这么开朗吧,而且一时接触生人也会有本能的抵抗,加之那个时候也并不是很能理解那些课程的意义所在,觉得无趣,所以就会有一些不用心吧。


494760618689453297.jpg


现在回过头来看,因为时间久远,对课程没有什么印象,倒是对那个时候的导师戴从潇,蔡裕豪很感激,他们都是非常有耐心、善良的人,会在百忙之中抽出一些时间来跟我们沟通交流,因而快结束的时候自己也有活跃一些。


虽然说当时没有意识对自己有多么大的帮助和改变,但现在发现很多影响都是潜移默化的,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就比如说我现在会很积极的关注公益,积极的参加弘慧大大小小的活动啊。



“满足”的助教
02


作为一个营员,毋庸置疑我是一个受益者,但第二次成为一个助教,我认为所带给我的更甚,虽然那种东西很难描述。


我还记得在刚开始的那几天,我们的挚友之家里面有一个男生,在我们活动的时候他从来不说话,也不打瞌睡,就是看天看地,发发呆,以至于有时候看到他我们都会想:原来我们挚友之家还有这么一个人。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就觉得跟以前的自己有一些像,对周围的一切事情都显得无所谓的样子,也不愿意打开自己,而且我发现在一个挚友之家里面这种状态的并不是个例,而是很普遍的现象。


我们当然是很想改变这种状态的,但我们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所以我们就一直在想找一个突破口,恰好有个取队名环节,我就叫小组每个人想一个字然后组成队名,关乎自己了,他们就都很积极,但是因为每个人的字差异过大,组合起来效果并不是很好,便有很多人主动改变自己的字来配合队名。


虽然最终的队名与最初的想法差距有些大,但队员们在一个简简单单的取名字环节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并且也有了集体意识,会试着为了集体而改变。

   

去年挚友夏令营结束的时候,有一个成果展示,我们小组的成果是一个手抄报,是真的超级好看,而且在制作过程中,看着最初沉默的营员们为手抄报积极出谋划策,我就会觉得他们都都好有潜力,而且自己也会超级有成就感,就想着下次一定还要来,想要看着更多暂时蒙上一层灰层的“金子”发光发亮啊。



“段子手”的导师
03


说起为什么会第三次来弘慧挚友营,想看着更多的营员慢慢改变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会越来越觉得这个营好。


它主打的社区探索介绍里面说” 也许我们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里,但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去一个更大的地方,当你向别人介绍你的家乡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一无所知,但如果你进行了社区探索就会更了解它,发现一些家乡非常有意思、独特的东西,增强对家乡的自豪感。“


在大学就真的发现太多的人在聊天时,都不清楚自己的家乡究竟有些什么,然后我可以一下子说出来很多东西,而且在介绍的时候她们会对很多东西表示惊叹,我就很自豪,也会有以后是不是要回沅陵工作啊,去让它变得更好这个样子的想法。


758341202023444797.jpg


 作为导师压力也确实大了很多,许多以前作为营员以及助教时不理解导师的事一下子就理解了。但是还是会有很多动力,因为会发现有更多的人在尽心尽力把事情做好。


有部分志愿者为了方便晚上办公,选择住在接待室,因为接待室平常不关门,我们也就没有钥匙,但是昨晚忙完回去发现接待室的门锁了,万般无奈之下我们打电话给杨晓华老师,当时接近晚上十一点了,杨老师二话不说从8公里之外的苦藤铺赶来开门。

  

你会发现在营地里面,你不仅是作为一个志愿者去帮助营员,你也是被关怀者,接受着很多很多的善意,而且在看到营员改变之后会很有成就感,同时你会发现在各种各样的活动中,你自己已经潜移默化的成长了,量变到质变的积累过程,虽千辛万苦,但终究会迎来柳暗花明!


92129817943136423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