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月捐 回顶部

相约下个夏天再见! | 弘慧挚友夏令营沅陵一中营

543浏览    2020-08-17发布

7月31日至8月14日,由弘慧基金会与北京毅恒挚友大学生志愿服务促进中心共同举办的2020年弘慧挚友夏令营分别在沅陵一中及桑植一中顺利开展,246名初三弘慧毕业生及27名大学生志愿者和13名弘慧高三毕业生助教围绕“社区探索”、“研讨课”、“工作坊”三大模块课程开展了为期15天的夏令营活动。

以下为沅陵一中营地的结营报道:



8月14日,2020弘慧挚友夏令营沅陵一中营点顺利结营。 在长达14天的夏令营中,130余位初三升高一的学子,15位来自海内外高校的志愿者,和十位高三毕业生助教,共同相约沅陵一中打造这个属于他们的以青春为名的夏天。


结营仪式以播放结营视频拉开帷幕,大家共同回忆了整个营期的点点滴滴,一起寻找着属于我们的独家记忆—— 社探实践时的上前询问的勇敢,听研讨课时的认真思考,参与社探课时的积极踊跃,心灵夜话时彼此畅聊… 在学生中的反馈,他们普遍认为研讨课让他们进入到一个有趣的知识领域,社探课让他们走进社区,收获了一些知识。而与导师们产生的情感联结是他们心中不可忘却的一段经历。


李逢雄校长和杨晓华老师则在结营仪式上先后致辞。李逢雄校长肯定了学生们这段时间在营地的辛苦付出,也对学生们寄予了厚望。杨晓华老师感叹时间的飞速以及营期之间学生们的成长巨大。


惊喜嘉宾张帆大哥(弘慧基金会创始人)也来到了我们的现场,他风尘仆仆赶过来只为与学生们有一次平等对话的机会,他谈到“乡土情怀”对人的重要性,也谈到了学生们在营地的收获与他们成长中的选择休戚相关,要抓住学习和成长的机会。他精彩的演讲让同学们收获颇多,也为我们营期的结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各挚友之家也在结营仪式准备了精彩的表演——歌唱,舞蹈,手势舞,话剧……学生们的多才多艺不禁让所有人惊叹,有些同学们还自发创造一个简短的话剧,表演自然,台词幽默,广受学生的好评。而其中一位同学表演的节目《听我说谢谢你》让人动容,全场的同学不自觉跟着她一起做出了饱含感激之情的手势舞。


仪式尾声,大家纷纷在对方背后留下各自的签名,印刻上这个夏天属于他们的约定。最后的最后,一张合照将他们定格在充满欢声笑语、充满不舍与祝福的那一刻。


志愿者语录:


我始终认为:“自我,人,风景”是最重要的事情。

沅陵一中的风景是独一份的。早上可以看见太阳升到远处的教堂上,看见有民国气息的小绿楼,看见有象征意义的小红楼,看见捧着书看的长马尾女生雕塑…夕阳与月光,每一个时间段都呈现着这座学校与县城的魅力。操场上,有很多男孩子在打篮球,在健身,在跑步…而参加挚友营的这群学生们,活泼、热情、善良,我真心为他们生活在这样美丽的校园而开心,也祝福他们在未来三年里可以感受到青春的重量与力量。

——赖赖


自己大概算是个一直活在象牙塔里的理想主义者,对于乡土教育,我会认为是对学术理论的运用以及对前人经验的借鉴。但真正踏入沅陵一中后,才意识到人与环境是需要去接触、去交流、去切身感悟的,而不是仅仅用"运用"两个字就能描述的。环境的闭塞,观念的落后,资源的缺乏,态度的执拗,这一切成为了沟通与交流的阻碍,又更进一步地导致任何外部的理念无法被很好地传达,造成了项目本身目的的偏离。积累的负面情绪使得我目前无法真正确定所谓的乡土教育的本质:如果这一切的出发点是为了改变,那么改变成效的微小与短暂便直接否定了乡土教育的意义。但看着学生在谈及更深刻的思想与观念时若有所悟的样子时,我又会觉得:没关系,只要有一个人有变化,那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吧。

——李予嘉


在到达沅陵之前,我给自己设置的限制是——“不给这里的环境设限”,也就是说,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去面对一个相对艰苦的物理环境。之后,我发现,在乡土教育的实践中,最大的问题不在于食宿环境的好坏,而在于和校方教育理念的冲突。沅陵一中是一所偏军事化管理的应试类普高,在这里,有严苛的作息时间,教导主任的日常定点训话,和成绩至上的应试模式。这和我接受的“遵循个人发展、个人情感、强调教学体验”的西方教育是相反的两种模型。我想,教学理念的不匹配,是志愿者在乡土教育实践中需要去平衡的情况。志愿者无法改变一所学校多年的理念,能做的,大概就是在这个固定的框架中,为学生多开几扇窗,让他们看到更多的可能,让他们在框架中拥有更好的体验感。

——杨晨昭


有学生说道:“夏令营虽然结束了,但我们的缘分才刚刚开始”。让互动真实发生,让改变适时发生。这个夏天,感谢我们的相遇。


3a9db981dfce111d8ffa1096df73278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