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月捐 回顶部

2024新春寄语 | 张帆理事长:想大事,做小事!

3615浏览    2024-02-28发布

春雪之约,归乡之路

想大事,做小事

 65dec3bf04ede.jpg

在春节的脚步声中,湖南一场大雪悄然落下,冰冻的路面让回乡的路愈发艰难,也让相聚更显珍贵。瑞雪兆丰年,春天会来临,冰雪会消融,希望和生机在春的气息中生长起来。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会迎接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即将过去的农历卯兔年正好是弘慧完整走过的第十五个春秋,十五少年依然稚嫩,但已经有了岁月的智慧沉淀,显示出稳健的生长状态。2023年,弘慧基金会全职员工为23人,当年活跃的长期志愿者超过1000人,全年志愿服务时间超过27万个小时,该年度依然保持了社会化筹款和社会化公益支出的稳定,全年现金收支基本平衡并继续保持年度净资产的小幅增长。

 

弘慧从2020年开始进入收支2000万的平台期并保持稳定,规模没变但机构的内在生命力有了蓬勃发展,尤其在组织体系和机制、文化落地、团队能力、业务战略和资金收支结构上有了显著的提升。未来1-2年,弘慧将坚定地深练内功,行稳致远,稳中求进,并尝试走出现有规模平台,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

 65dec400b54e9.jpg

弘慧从2001年的一个奖学金项目开始,到2008年正式成立基金会,23年来一直是自我生发和自然生长的状态。从乡土文化中的草根出生到主动回归乡土选择扎根,弘慧的定位越来越清晰,做的事情非常具体,微观到经常不被看见,但是弘慧的梦想和初心志在高远,格局和眼界在持续的探索中被无限打开。

 

弘慧的发展,是系统性探索县域本土化和生态化的发展过程,这个过程是深耕土壤扎根式的,也是逐步变革渐进式的。在乡村教育从受教育机会的公平问题过渡到受教育的质量问题后,弘慧作为一家教育公益基金会,使命也在变化,不仅仅是停留在解决乡村孩子的教育机会问题上,而是动员更多人自主去思考和解决乡村孩子面临的真实问题,尤其要激发和依靠本地人来解决乡村教育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弘慧的县域本土化动员在扎根的11个县域中正在经历需求自主化、责任自主化、组织自主化和资源自主化的不同阶段,但一致的目标是:从民间公益的视角激活县域教育生态中的重要关联方,以“彼此成就、共同成长”的理念推动形成乡村教育发展的共同体,助力乡村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弘慧2023年在全职员工中确定县域主任的角色,并组建县域中心,让弘慧在组织体系和管理机制上,形成了落地生根的县域中心、追求专业科学公益的项目中心两大业务中心并行的架构,正式开启“弘慧县域生态模式”的落地打造。目前弘慧在部分县域已经成为本地教育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公益力量),融入到了本地的教育行政体系和公办学校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从一个外部支持者进化为县域教育生态中因为稀少而倍显珍贵的一份子。

 65dec41ea46c5.jpg

弘慧选择了回归和融入乡土,做服务于乡村社会落地生根型的公益机构。要实现百年传承,考验最大的是弘慧作为一个组织自身的生命力和内驱力如何。到底什么是现代公益组织的生命力,首先这样的组织一定是有精神和灵魂的,有清晰的价值观和理念,有明确的愿景使命和中长期目标。其次,这样的组织一定有责权利清晰的治理结构,有独立担当的秘书处全职团队,更有兼具战略、资源和决策功能的理事会。第三,这样的组织一定有尊重人性和基本常识的用人机制和文化,有相对稳定的全职团队和长期志愿者。第四,这样的组织一定有高效专业的业务体系,并且具备持续迭代创新的能力。

 

弘慧的第一个五年基本上是自己捐钱自己做,三位发起人最朴素最纯粹的初心发挥了驱动力的作用。第二个五年不再是简单地埋头干活,开始走出去学习,有了更多的理性思考。尤其重要的是,我在弘慧成立的第八年(2015)开始躬身入局,全职投身公益,通过5年多的广泛学习和深入实践,打开了认知的格局和眼界,推动了弘慧比较迅速的组织化生长,让理事会成为组织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65dec433c54ae.jpg

弘慧在2021年正式推出弘慧文化1.0版本,推出秘书长团队竞聘上岗机制,我也从2021年开始逐步退出日常管理,推动秘书处全职团队的独立运行。弘慧在202311月完成了新一届理事会的换届,并提出了下一个五年仍然以理事会驱动为主,但秘书长团队要逐步走向前台,逐步成为弘慧长期发展的主要驱动力,这是一个渐进的转型的过程。

 

弘慧并不是一个依靠资源和资金驱动的机构,而是追求资金和资源与自身能力体系相匹配的状态。形势好的时候弘慧没有快速发展,形势不好的时候弘慧也保持着稳定成长。回到公益机构发展的三圈理论,像弘慧这类操作型的公益机构,核心是机构的社会价值那一圈如何呈现,社会价值不光是写出来的,更是通过实践做出来的,机构做到了什么、做出了什么样的社会价值,就必然有相匹配的内部能力和外部资源这两圈的出现。这与许多依靠资源驱动的机构有较大差异。

弘慧基金会是在乡土文化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我们坚持用现代化的视角,用人的视角去思考问题并作出选择。乡土中国的破与立,是这个大时代的重要命题,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责任。弘慧往下生根的探索和实践,希望能够带动更多落地生根到一个县、一个乡镇和一所乡村学校的公益组织生长起来,成为专业化和社会化发展的现代公益机构,激发和依靠本地人的传帮带,真正成为承载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现代载体,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在成长过程中种下守望相助,薪火相传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