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月捐 捐赠 回顶部

长大后我便成了你 | 星火故事

324浏览    2020-12-12发布

本文作者瞿莉霞,弘慧学子,毕业于长沙师范学院,作为营员参加过2015年长沙城市实践营,作为志愿者参加2018年长沙城市实践营,2020年乡村训练营。2015年——2016年加入弘慧牵手结队活动,2017——2020年加入星火计划,先后担任星火副队长、星火队长。



长大后我便成了你

指缝很宽,时间太瘦,抓不住的,会悄悄从指缝间溜走。八年的时光足够长大,我也实现了“长大之后,我就成了你”。从弘慧学子成长为弘慧志愿者,也从课桌走上了讲台,八年青春与弘慧朝夕相伴。身份在不断转变,但没有改变的是身为弘慧人的幸福。


猛回头,潮涨潮落淹没了昨日的足迹

当豆蔻年华与弘慧第一次相遇,我只曾记得“弘慧教育基金会”几个白纸黑字。那些热心的人,新颖的事,好奇的心早已落在了来时的路上。

及笄之年和弘慧夏令营的碰撞,产生的烟火从孤寂到热恋。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连同行的小伙伴也似乎有意被遣散,这一切都让我无所适从,如同窒息。

我仍记得,开营仪式上的会场举行,火车故意让人变得刺眼,溆浦的大部队最后才到达。

 “你是来自溆浦的吗?你好,我是来自桃源的张翔!”还未等我坐定,声音从耳边传来,陌生却很温暖。

 “桃花源的桃源!”他微笑的补充。

正是这一声亲切的问候让我的实践营拉开了序幕,也正是这声问候让我从惶惶不安变得慢慢融入。

七天荏苒,留下一股芬芳,流出一缕清泉。我认识了“大巴哥、玉枝姐”,相遇了“大八组”,那是一辈子也不能忘记的。

从那以后,我觉得弘慧似乎不一样了,她有了屋檐,有了墙壁,也有了那永远敞开的大门,在她的怀里不止有“大家长”,还有许多“哥哥姐姐”和同行人。

 步入大学,有幸进入弘联会,在这里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也有很多可以一起“沙雕”的人,正是与各种各样的人在一起,我的大学生活丰富而殷实。


草在结种,风在摇叶,我们站着不说话,便十分美好


如果说一直坚持一件事情很艰难,那么对我而言一直坚持星火计划却很幸福!

2015年,是我第一次接触还是星火计划的前身——牵手结对,这是我第一次以大学生志愿者的身份与弘慧相拥,对于牵手结对也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可以再次“回归”弘慧。

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感谢这次接触,让我认识了我的“对象”——芷婷。活动初期,每个报名的志愿者可以选择走访的对象,看到名单,名字都很陌生,那就选个离家最近的吧,现在想来很感谢这个决定能让我们相遇。

走访前天晚上,我跟同行的志愿者沟通了很久,第二天在路上我们都还在思考:我们需要做些什么?需要说些什么?会不会很尴尬?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们来说,一些都是未知的。

初见芷婷,“羞涩、内向”是芷婷留给我们的第一个印象,由于陌生,芷婷也不愿开口,我们只能硬找话题的一问一答,场面一度尴尬,这就是我们的初遇。


2016年,当看到志愿者招募出来后,为弥补去年的遗憾,我再次选择与芷婷牵手,这一次,我们比去年更有经验,准备更加充足,或许是因为有过一次接触,我们之前不再那么陌生。

来到芷婷家,我们像朋友一样聊天,聊学习、聊生活,芷婷也愿意主动分享,这一次氛围明显比上一次好很多,抛弃了局促不安,留下了轻松而快乐。这一年,通过电话联系、QQ聊天,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2017年,芷婷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她去到了弘慧乡村训练营,通过认识很多的哥哥姐姐,芷婷得到了很大的成长。

寒假见面时,芷婷兴奋的谈着在训练营的所见所闻,哥哥姐姐们的关心与支持。

2018年5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芷婷打过来的,她面临了很多农村学子都会面临的一个选择,读高中还是读免师,我跟芷婷分享了免师的生活,把决定权交给了芷婷,最后芷婷选择了成为一名免费师范生。

现在芷婷不断适应师范生活,去年也回归了观音阁镇星火团队,成为星火大使,站在台上向台下的学弟学妹们讲述她的免师生活!

大学5年时间里,每次参加星火计划(牵手结对),都会在学弟学妹们身上看到自己当时的影子,何其幸运当时的自己遇见“大巴哥、玉枝姐”,也很幸运能够遇见学弟学妹,与其说自己选择星火计划,不如说感谢自己被选择。

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更远,行走比选择更重要,感谢一路陪伴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