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月捐 回顶部

李璐南:我的幸福总是跟孩子们相关

5724浏览    2020-04-01发布

各位朋友们,我在行知教育苑等了大家38年。

这半年里,我时常想起2019年8月在南京参加行知教育论坛时,杨瑞清校长对我们讲的这句话,它深深地打动了我,也给了我无限的动力。

 

这半年,我跟孩子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美好的故事,当然也棘手的事情。但每次遇到棘手事情时,总会想起这句话,然后告诉自己,与其患得患失,不如做一名脚下有力量,心中有阳光的积极教师。

 

何为真教育?

 

初三的孩子似乎一下子懂事很多,学习生活也不需要我太多的管理,今年最大的收获是班级实现了自我管理,一批有自主管理能力的班干部让我省心不少,省下的时间我就可以拿来为他们做更多的事情。

 

一直问我自己能为孩子们做什么?他们需要我做什么?我该如何去做?不禁让我想起叶圣陶先生说过的话:教育是农业。那么什么是农业呢?就是该松土就松土,该播种就播种,该除草就除草,该施肥就施肥......孩子的成长自有他们的规律,我这个班主任只要想出很多给他们施展拳脚的天地,那么他们自然会不断地生长,吸取营养,长成自己想要的模样。而我就是一直陪伴他们的那个庄稼人,整个过程还真的是蛮有意思。

 

但是,我一直很困惑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今的老师一点都不老师。这让我想起来李镇西老师的一篇短文:我愿中国校园恢复宁静。校园本来就该是宁静的。但问问现在的校长和老师,是否真能如胡锦涛先生所说:精心教书,潜心育人?无止无休的“验收”“迎检”,花样翻新的“特色”“模式”……耗费了多少人力,精力,财力?学校不断被折腾。喧哗嚣叫中,教育没有了。越是宁静的校园,才越有真教育。

 

其实,自从我当班主任以来,专心班主任的时间很少很少,很多活动都是利用周末时间开展,而在校时间大部分都要拿去完成学校的各种检查,各种迎检......学校教育真的出了很大问题,我很困惑,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为什么没有人敢于提出改革?

 

我想是否会有真教育发生在我的班级里,我的教室里,苦苦思考,一边修行,一边寻找答案。

 

 

何为特色?

 

另一个让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是:何为特色学校?上次听到冯绍卿校长学校的分享,我非常感动,一所偏远学校可以给孩子们带来这么多的收获,一定有它的特色。于是幸福园丁培训之行,我一直跟冯校长请教

 

到底什么是特色?通俗来说就是与众不同。所谓的与众不同就是你独有的。现在学校宣传都会出现:学生社团篮球运动感恩教育课外阅读家校合作等,几乎所有学校都在搞这些教育,那么我们所谓的特色是不是就不够特色了?

 

我们班级里会开展阅读,八年级还有班级社团活动,学校如今也有课后服务项目,那么随之而来就是“特色”已经荡然无存。什么是特色课程?就是简单的大家一起读书或者像我们四班目前所做的班级菜园吗?我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了解得很浅显

 

在看了北京十一校的特色改革以及成都市三河小学的特色课程后,我有了新的启示。今年孩子们初三毕业,我估计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做探索了,但是提议可以先保存下来。我们的班级菜园是否可以想出更多更有趣的更合适的方式来记录班级菜园?比如植物的成长种植护理收获等环节而不是一两次的采摘分享?当播种的时候,是否可以在班级进行劳动教育种子认知土壤辨析等之类的一些真正特色的课程。

 

所以,这半年来我们虽然发生了很多故事,我也一直在反问自己,到底何为特色教育?我们班级的特色是什么呢?我能打造什么样特色的班级?这个问题希望能够有机会得到新的认知。

 

个人的专业成长

 

这个学期我已经正式成为我们溆浦县城初中英语工作室的成员,这意味着自己在专业方面需要更多的成长与进步。在课堂上,我也进行了积极地探索,在班级进行了小部分的教材整合,开展多种形式的英语学习,为给孩子创造一个积极有趣的学习环境而不断努力。同时积极参加学校县里开展英语工作室的活动,还结交了很多优秀的同行老师们,这在我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是很重要的,每次听完课回来,我都会认真总结,并且结合自己的实际不断的去改进自己的教学方式感恩这一切。

还别说,这次毕业班是我的第一毕业班,说他们是我的“初恋”真的一点不为过,所以,我也是带着这样的一种摸索的心态去跟孩子们学习,希望我们的效果不会太差劲。

 

我的幸福总是跟孩子们相关

 

似乎当老师以来幸福总得跟孩子们沾上边。比如,我的办公桌上突然多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我原来教过的个头比我还高的两个男生放的,一个憨厚可爱一个酷爱篮球每次走在校园里他们看到我都会很热情跟我招手问好。昨晚放学他们在篮球场吃苹果还对着我大喊:李老师好!我问他们吃什么然后就有这个幸福之果在我的办公桌上多么体贴又可爱的孩子呀尽管当年学英语让我头痛不已但是我们还是彼此欣赏。

 

还有一次是一大早一盒薯片一瓶奶茶放在我的桌上同样也是我不再任教的班级中一个学生所赠打开薯片盖子看到他的留言作为老师我觉得好幸福。孩子的零花钱并不多但是他愿意拿出零花钱给老师送小礼物真的是我们老师的荣幸谁又能说这样的教育不成功呢?虽然它跟成绩没有半点直接关系。

 

我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高大的教育理念,我心里一直在想,我希望我的孩子以后遇到什么样的老师,我自己就该成为什么样的老师,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地做一些改变,为学生花一些心思。

 

教书这几年来,我收获了太多来自学生的点点滴滴的真情。我相信,这也是许多老师职业生涯中最富人情味的记忆,也许是我们许多老师工作的动力跟幸福的源泉。但是我又想起了李镇西老师说过的话:无论学生多么感恩,对我们来说,这永远都只是一份额外的奖赏和意外的收获!

 

感谢这群孩子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去找到最真实的我自己,就像摆渡人一样,渡人又渡己